麻豆传媒怎么下载啊

  

厅长楼

“曾主任……,就不要让张局长过来了吧!”

鲁玉龙用求饶的眼神看着曾毅,希望曾毅能念在同学一场的份上,放他一马。今天真要是让张局长过来,鲁玉龙铁定是完蛋了,别说张局长饶不了他,就是天府区卫生局的局长,也饶不了鲁玉龙,搞不好这官司都要打到市卫生局去:手也伸得太长了吧,干脆你把学府区卫生局的局长也兼了。

饭店里的客人,都被这一幕戏剧化的转变被弄méng了,怎么回事,原来这人是冒充卫生局的人来吃霸王餐的!

太可气了!你吃完霸王餐,走人就是了,怎么还要把人家饭店折腾得这么惨呢!

“曾毅……曾主任,这是……”刘老三看着曾毅,心里是又惊诧又jī动,曾毅以前只是南云县卫生局的副局长,没想到在这荣城,照样也管用,一句话,就把那人给吓得偃旗息鼓,气焰顿无。

曾毅没有回答刘老三的话,而是扫了一下现场,冷冷对鲁玉龙道:“事关人民群众的健康,这种事情岂能儿戏,要是张局长不来,怕是讲不清楚吧。”

“讲得清楚,讲得清楚……”

鲁玉龙急忙连声应着,心里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跳进去,曾毅这话是什么意思,他很明白,可事到如今,也只能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,因为曾毅根本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人物。

今天鲁玉龙在刘老三这里请客,正是要庆祝他被提拔为副主任科员。

上次鲁玉龙给曾毅难堪,这事鲁玉龙自己清楚,但过三亮并不知道,过三亮还以为自己搭上了跟曾毅攀交情的大天线呢,回去之后积极推荐,费尽心思给鲁玉龙争取了一个评级的机会。在厅级单位,一个副主任科员根本就不算什么,但在区卫生局这样的小单位里,绝大部分人要熬到退休,才能拿到一个副主任科员的安慰奖。

鲁玉龙工作才一年多,就升了职称,怎能不高兴,当即就请了一些同事,来吃最近名声很大的南云腊肉。

但他这个副主任科员是怎么来的,他自己心里最是明白,正因为如此,曾毅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才会如此惊慌。

“这都是误会……误会……”鲁玉龙的冷汗顺着脸颊直往下淌,在找着解释的理由,“我今天喝多了,刚才那些都是酒话,不能当真,不能当真……”

“我看不像吧!”曾毅斜斜瞥了一眼,道:“刚才你可说得是头头是道啊!”

鲁玉龙急眼了,道:“曾……曾主任,我真的是喝醉了,绝对喝醉了……”

饭店的客人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事,竟然有人急得满头大汗,只为证明自己是喝醉了,真是稀奇啊。

鲁玉龙看曾毅没理自己,就一把抓住刘老三,用恳求的眼sè道:“刘老板,我给你赔罪了,今天都是我的不对,不该在这里耍酒疯,要是因此给店里带来什么损失,我赔,我全赔。你就帮我做个证,向曾主任求个情吧。”

刘老三就看着曾毅,他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的,只希望息事宁人,何况店里现在还很多客人在等着上菜呢,“曾主任,你看这……”

曾毅也明白刘老三的想法,就淡淡道:“那就按照他说的办,先赔偿损失,再向店里受了惊的每位客人道歉,让他好好地醒醒酒!”

鲁玉龙一听,当时脸就垮了,曾毅实在是太狠了,赔偿损失还好说,但向每一位客人道歉,这要让自己今天把所有的面子和威风都丢尽啊。

“三叔,我先上去了,你忙完了就上来喝酒!”

曾毅淡淡说完这句,就抬脚慢慢踱上了二楼,他一点也不担心鲁玉龙敢耍滑。事实上,曾毅今天还是留了情面的,毕竟是同学一场,他也不想真把鲁玉龙踩死,给对方个教训,让他以后再胡作非为的时候,心里有所顾忌就行了。

鲁玉龙看着曾毅上楼,心里犹豫了很久,他真想一走了之,但终究还是没有这个胆子,惹不起曾毅倒是其次的,关键是自己今天让人家抓住了实实在在的把柄,不服软根本过不去。

一回头,鲁玉龙看着自己那位同事,就恨不得一记窝心脚踢死对方,要不是你这个王八蛋挑唆,老子怎么可能会做这事!

俗话讲:开馆子的怕查卫生,开房间的怕打黄扫非。卫生局的要找饭店的错,那基本是手拿把攥,绝对没跑。他不来找饭店的麻烦,饭店就已经是谢天谢地的,哪敢主动招惹卫生局的人,那基本是打着灯笼进茅房——找死。

所以今天鲁玉龙一听自己点的菜被别人先吃上了,心里何止是恼火,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,送上门让我收拾嘛!

鲁玉龙在心里记恨自己同事的同时,那几个同事心里也不是全无想法。

平时过三亮经常会对鲁玉龙讲一句话:“小鲁,什么时候把曾主任约出来,大家一起喝个酒。”过三亮提起“曾主任”三个字的时候,脸上是带着恭敬的,而这个时候,鲁玉龙都会说:“好,回头我就去联系。”

这话讲得多了,大家都听在了心里,也猜到过三亮对鲁玉龙关爱有加,怕是因为这位曾主任的关系。可刚才那位年轻人,好像就是“曾主任”吧,似乎跟鲁玉龙的关系,并没有像过科长想象的那么扎实嘛。

这个情况,回头可得告诉过科长,免得被什么小人给méng蔽了。

鲁玉龙向今天店里所有的客人都道了歉,这才在刘老三的带领下,去敲了曾毅包间的门。

“曾主任,楼下的客人我已经解释过了,现在专门过来向你道歉!”鲁玉龙就站在门口,曾毅没让他进,他不敢进。

曾毅没有理会他,而是对刘老三道:“三叔忙完了?进来喝杯酒!”

刘老三直摆手,道:“不喝了,不喝了,我就来看看你们还想吃点什么,我这就去做!”

杜若此时往门口瞥了一眼,道:“三叔,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情,直接打电话报警,让警察来处理。”

“好,好!那你们吃着!”刘老三也不多耽搁,拉上包间的门就走了。

下楼的时候,鲁玉龙还在想,刚才包间里的那个人似乎有些眼熟,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谁了。等走出饭店的门,风一吹,鲁玉龙的汗又下来了,那个好像是市局的局长杜若吧!

他这下就侥幸了,幸亏自己抉择英明,老老实实地认栽了,否则现在就该呆在拘留所了。

刘思琪红着眼圈进了包间,道:“曾大哥,谢谢你!”

曾毅笑道:“这是干什么!你都叫了我大哥,我这个大哥哪能白当,你说是不是?就这点事,至于嘛,还哭了鼻子。”

刘思琪lù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,“我没哭,就是觉得自己特没用,什么事都干不好。”

“我教你一招!”杜若淡淡笑了笑,道:“你来店里帮忙,是想帮父母分担一些,这是好事。但有时候你得反过来想,不添乱就是一种帮忙,这么一想,你就不会犯错了!”

刘思琪若有所思,道:“谢谢!”

杜若说的,其实就是官场逻辑,平时你功劳干得再多,领导或许看不到,但你只要给领导捅出篓子,领导铁定要收拾你,所以,不给领导添乱,是一名合格下属的必备素质。

三人吃完饭,让刘老三把自制的腊肉切了一些带上,然后离开了腊肉馆。

曾毅负责送龙美心回住处,路上龙美心道:“刚开始还以为你就是个滥好人,要么就是对人家小女孩有意思,没想到也不完全是那么回事嘛。”

“如果是龙大姑娘开饭馆,肯定没人敢找麻烦!”曾毅笑着,“想当年,我的诊所就是让他们给搅和黄了的。”

龙美心沉默不语,刚开始曾毅提点刘思琪的时候,她真的觉得曾毅是在小题大做,没想到后来还真的就出了事,就因为刘思琪说错了一句话,这对她的触动tǐng大。

曾毅转了个话题,道:“对了,投资的事,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。”

龙美心笑着,“怎么,替我的钱在担心?”

曾毅没肯定,也没否定,只是道:“说不成app人下载安装安卓定过一段时间,会有更好的投资项目,何况你对医学又不懂!”

“本姑娘决定了的事,就不会改变的!”龙美心摆了摆手,道:“这事就这样定了!”

曾毅只好作罢,龙美心在一些事情能听你的,但也在一些事情上,绝不会听你的,可能所有大小姐的脾气,都是这样吧。

晏治道从京城回来,就接到了曾毅的电话,邀他晚上在解放饭店吃饭,晏治道自然是满口答应,他这一趟跑完京城和省城,机场的事情就算是铁板钉钉了,确定得不能再确定了,要不是曾毅帮忙,他就是磨破嘴皮跑断tuǐ,怕是连个“待定”的资格都混不上。

在驻京办稍事休息,看看时间差不多,晏治道就换了身衣服,坐车朝解放饭店去了。

解放饭店就位于解放大道,跟省委省政府近在咫尺,归属于省委办公厅机关事务局,是南江省用来接待国家领导人和举行重要会议的地点。

像晏治道这个级别的人,去哪里吃饭,或许还没有那么多的讲究,但到了省领导这个级别,就属于是公众人物了,一举一动都受人瞩目,很多事情,就不可能跟其它层次的官员是一样的标准了。

比如,你哪天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,说是某省领导领着家人在海底捞吃火锅,又或者在某酒吧看到省领导独坐小酌,那就太无厘头了,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但省领导也会有应酬的,那么他们平时都是在哪里请客吃饭、招待朋友领导呢,就是解放饭店了。

解放饭店并不是只有一栋楼,但对外开放的,就只有最前面的那栋楼,称为一号楼,这是对外的标准说法,但在解放饭店工作人员那里,还有另外一种说法,叫做“群众楼”,意思就是来一号楼吃饭消费的,一般都不会是领导。

有一号楼,自然就会有二号楼三号楼,乃至四五六七号楼,这些楼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,因为它们也有内部的叫法,分别是“处长楼”、“厅长楼”、“……”

从这个叫法,就大概能知道来这里吃饭的都是什么人了,里面餐饮娱乐设施的水准,也是根据这个级别来配置的,并且有着严格的接待制度,就算你在南江省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也基本都被挡在了前面的四栋楼内,有资格进入后面五六七号楼的,可谓是少之又少。

曾毅今天请晏治道吃饭的地方,就定在了五号楼,也就是所谓的厅长楼。曾毅平时是从不来这里吃饭的,规矩多不说,进出还都是领导,碰见了你就得讲那些毫无营养的客套话,还不如自己找个地方去吃饭,反正以曾毅的级别,就是去吃路边大排档,也没有人会注意,只要自己吃得舒坦就行。

但晏治道不同,毕竟是一个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,请在别的地方都不合适,在解放饭店就最好不过了。

晏治道来得有些早,车子到了地方,碰到的第一个人不是曾毅,而是门口负责守卫的武警,看过证件后,车子才得以通过,进入后面这三栋楼的区域。

进去就是停车场,晏治道就叫司机停了车,自己迈步下去,他已经看到前面几十米处的五号楼。

此时后面正好有一辆车上前,车里的人放下窗户打着招呼:“是晏市长吧?”

晏治道就回过身,心道还碰到熟人了吗?

一个长发的年轻人快步从车里下来,朝晏治道伸出手,道:“晏市长你好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孙翊,是平川建设的……”

“是孙总啊……”晏治道的脸上焕发出笑意,大手一握,很有力度,道:“虽然平川建设是荣城的企业,但我在龙山也有听说过。”

要是连这个都没有听说过,那晏治道这个市长就太孤陋寡闻了。

“我也是久闻晏市长的大名了,一直都想去龙山拜望你,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接见我啊!”

孙翊笑着,他是个很谨慎的人,到南江一段时间了,却并没有着急出手,所以知名度应该不大,但不管走到哪里,只要一提字号,无论官职大小,几乎都表现得对他很熟悉热络,这种感觉,让他很享受,跟以前在京城完全不同。

“就是再忙,接待孙总的时间肯定是有的,欢迎孙总到咱们龙山市考察投资。”

晏治道爽声笑着,对于这种公子衙内,他的一贯策略都是敬而远之。

这些公子哥并不好打交道,喜怒无常,你要是想升职的话,他们可能帮不上忙,但要想整你下台,这些人却是能量无限,也就是说,你求他办的事,他不一定能办到,但他求你办的事,却是一定要办到的,否则就很棘手,所以对待这类人的最好办法,就是表面的工夫一定要做足,要体现出重视,但sī底下绝不能深交。

“晏市长邀请,那自然是却之不恭,看来这趟龙山,我还是一定要去的了。”孙翊笑道。

“孙总尽管来,随时都可以,届时我一定盛情款待!”晏治道脸上还是那副笑容,但心里却是直皱眉,这个孙翊顺着自己话里的台阶就往上走,如此黏上自己,怕是别有所图吧。

“难怪大家都说晏市长是一位极其开明,又热情好客的好领导!”孙翊呵呵笑着,“那就这样说定了!”

“说定了!”晏治道大手一挥,很有气势。

“我已经开始期待这次的龙山之行了!”孙翊还是很会讲话的,只是这些老政客,又有哪个不是成了精的人物,岂能上他的这点小当。

“别的方面不敢保证,但做好道主,把孙总这样的投资商招待好,是我这个副市长的义不容辞的责任!”

晏治道一句话,就把自己的立场讲明了,而且还另有涵义,我仅仅是副市长,怕是当不了家,做不了主。

孙翊话锋一转,道:“晏市长这是来吃饭?”

晏治道打了个哈哈,道:“是啊,约了几位老朋友叙叙旧。这不是好容易来趟省城嘛,得联络联络感情,走动走动。”

“应该的,人之常情!”孙翊笑着,“那就不耽搁晏市长的宝贵时间了,咱们就龙山见。”

“龙山见!”晏治道摆摆手,等孙翊的车子开走,才慢慢朝五号楼走了过去。

曾毅和顾宪坤比晏治道来得还早,已经等在了楼下大厅内,看到晏治道现身,就走了出来,道:“本该到门口去迎接的,但想着时间还早,就偷了个懒,恕罪恕罪!”

晏治道伸出手,笑道:“你看你,跟我还用得着搞这一套吗?完全没有必要嘛!”

曾毅就笑了笑,道:“我给晏市长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在荣城的一位朋友,名仕集团的执行总裁,顾宪坤顾总。”

“听说过!”晏治道伸出手,“顾总是咱们南江省有名的青年才俊,我久闻大名了,今天一见,果然是气度不凡呐!”

“晏市长谬赞了!”顾宪坤很热情,“我也常听曾毅提起您,说您是他最敬重的一位老领导!”

虽然只是句客气话,但晏治道就是很喜欢听这个,这次机场的事办下来,他对曾毅的能量之大,可有了切身的体会,并不是谁都能当得这一个老领导的称呼啊。

当下他笑道:“好了,这些客套话就不讲了,咱们上去坐下了慢慢说。”

曾毅跟在后面,道:“晏市长,刚才看到你碰着熟人了……”

晏治道一摆手,道:“也不是什么熟人,平川建设的孙总,碰见了就打个招呼!”

曾毅点点头,原来那就是孙翊,还真是一幅文艺青年的派,那一头飘逸长发,在衙内圈里,确实是独树一帜!ro@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