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他app直播下载免费安卓

  

“预言未来的唯一方法是拥有创造未来的力量。

(theonlyredictthefutureistohavepowertoshapethefuture.)”

——埃里克.霍弗(e日choffer)(1902-1983),美国哲学家。

“大概有多少希望……凌羽那边。”

“20%……最多了。”

就在凌羽准备最后一搏的时候,史蒂夫.哈罗德总统也来到了位于纽约布雷德利要塞的指挥中心。

面色苍白的总统坐在轮椅上,由卫兵推着,左手的小臂上还挂着点滴,但他还是保持了同盟最高指挥官应有的气势,直截了当地开口向杨成泽发问。

半边脸有着烧伤疤痕的老人叹了口气,给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
“那就启动‘塞浦路斯’计划吧。”

哈罗德总统沉默了一下,而后向后一仰,靠在轮椅上,沉默了一下,一字一顿地开口。

杨成泽轻轻地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而是一挥手,旁边一名宇宙军军官沉重地叹了口气,但是还是掏出钥匙,解开手上的手铐,将手上的终端放在了总统面前的桌上,而后打开。

这是同盟的最终武器——“塞浦路斯”。

而事实上,这个最终武器既不是核武器,也不是卫星轨道炮。

而是伊卡洛斯本身。

当同盟遇到无法挽回的战略态势,或者遭到aca大规模攻击而整个瘫痪,国家面临灭亡的时候,停泊在高空轨道上的史前文明空间站。将成为同盟最后,最恐怖的武器。

一旦“塞浦路斯”命令被下达,那么空间站就会在下降到引力圈内后,分解成三块,如同神话中的三头犬一样,在大功率推进器的帮助下。坠落到指定的地点。

长超过200公里,直径15公里,几乎全部由和“方舟”类似的史前文明金属制造的恐怖坠落体,即使只有三分之一,也是任何地面武器和防护设施都无法阻止的。

事实上,自从同盟得到这个差点毁灭了人类的恐怖大圆筒之后,没有一天不在准备着可能到来的第二次“伊卡洛斯危机”——连普通的民众都明白没有绝对安全的防护设施,同盟又怎么会想不到这种可能。

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和试验之后,同盟科学院和工程院给出的答案是。在太空中提前将这个可怕的怪物分解成三块,平时用一定的方法连接,如果遇到不可避免的坠落,那就索性作为最恐怖的动能武器,投放到aca控制的区域。

两块将击中非洲,另一块将会落在南美洲的中部。

“我竞选的时候,从来没有想过,会有这样一天……将自己的办公室作为武器。”哈罗德看着验证界面。苦笑了一下,“同盟的太空技术会因此倒退两百年。月面基地将成为孤岛,通天塔的修建将成为不可能……还有十多亿aca平民的死伤,以及数亿可能会被波及的同盟公民,全球性的气候变化,新的粮食危机……我有忘记什么吗?杨成泽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杨成泽轻轻地摇了摇头,给出了诚实的回答。“但是,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我们别无选择,长官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”哈罗德缓缓地点了点头。“如果伊卡洛斯落在北美或者中亚,又或者太平洋……又或者没有解体,整个直接撞在地球上,那恐怕人类都要灭亡了。”

“这个命令,可以取消吧?”

突然,就在哈罗德总统在键盘上输入指令码的时候,他突然抬起头,看向了旁边一直携带着这个箱子的宇宙军准将,这名准将同时也是技术军官,精通伊卡洛斯和塞浦路斯计划的所有技术细节,以备总统询问。

“可以设定临界高度自动启动,长官,在那之前都可以随时取消命令。”宇宙军准将点了点头,“但是高度必须高于一个临界点,否则无法保证准确投送到aca领土,一旦低于这个高度,就无法中止操作。”

“嗯。”哈罗德点了点头,“伊卡洛斯的人员都疏散了吗?”

“科学家在太阳风暴之前就撤离了……”技术准将沉默了一下,“后期分离操作需要伊卡洛斯内部的宇宙军技术人员配合。”

“有去无回吗?”哈罗德沉默了一下,而后轻轻地敲了一下机械键盘,最后的验证完成,手提箱的界面一下变成了血红。

“我想我们或许还有一点时间,总统。”沉默了许久的杨成泽突然开口,“我们还有两分钟,但是这个时间是火箭发动机启动的时间,不过火箭发动机启动到吸附在伊卡洛斯上,应该还有一两分钟,伊卡洛斯被推到引力最低点应该还有两三分钟,毕竟宇宙军的技术员不会坐以待毙,肯定会启动相反方向的喷口来抵御这种推力……我们可能还有十分钟左右。”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将军。”哈罗德总统转头看向杨成泽,“我也希望这最后的十分钟,能让凌羽创造奇迹。”

“让我们一起祈祷吧。”杨成泽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为了十多亿生灵不至于涂炭。”

总统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血红色的屏幕和高度倒计,点了点头。

凌羽将三棱匕首横在面前,看着对面的马歇尔,在倒计时指向两分钟整的时候,消失在了原地!

之前一直被节省着的超频强化被开到最大,左手的纹路散发出的白色光芒甚至透过手套都能看见,青年顶着血红的瞳孔,直接冲向了马歇尔。

但是,却没有直接迎上马歇尔的拳头,而是一矮身。躲开了对方的攻击!

微光匕首向上一提,几乎就要刺中马歇尔的腹部,但是黑衣的青年却在下一秒,被马歇尔的另一只手的拳头,直接砸在了地上。

马歇尔飞起一脚,直接将凌羽踢飞。黑衣青年撞在墙上,半跪在地,咳出一口鲜血,没有犹豫,再一次冲了上去。

这一次,还是躲闪!

凌羽依然是闪开了马歇尔的拳头,而后被一击膝撞直接顶飞。

撞在天花板上重重落下的凌羽在地上抽搐了一下,而后再一次站起来,再一次冲向了对方。

“你闪不开的!”

马歇尔大吼一声。这一次直接一个虚晃,根本没有出拳,而是直接一脚将凌羽踹飞,凌羽重重地撞在旁边研究室的窗户上,而后伴随着高强度玻璃的碎末,一起滚落在了地上。

凌羽再次爬起来,颤抖了一下,而后又倒了下去。

“你觉得你很强吗?我知道你有感知的能力。我也知道你能够判读一些tf的动作,我都知道!”

似乎是因为凌羽的执着。马歇尔露出了一些夹杂着嘲弄的愤怒,他无视在旁边爬向自己的婕丝,而后走上前,一把掐住凌羽的脖子,将他提了起来。

“但是你闪不开我,连查尔都闪不开我的攻击。你觉得就凭你这只老鼠,能够读出我的动作?!”

马歇尔的右手已经深深地掐入了凌羽的脖子,黑衣的青年却仿佛已经死了一样,没有任何动作,甚至没有用手中的匕首去攻击马歇尔。

但是他依然紧紧地握着手中的三棱刺。

“那就让我先掐死你好了。反正我也没有多久能够继续活下去了,大概,就是十几分钟,但是,我会见证同盟的毁灭,而你——”

马歇尔的话瞬间被打断,凌羽终于抓到了机会,挥出一刀,直接砍向了马歇尔的脖子!

马歇尔甩手扔出手中的凌羽,伸手捂住鲜血狂喷的喉咙,凌羽撞在旁边的柱子上,眼中的红色光芒不稳定地闪烁着。

但是十几秒后,马歇尔再次站了起来。

“呼——呼——不得不说,你确实是一只很麻烦的老鼠,”马歇尔显然也到了临界点,不光伤口恢复的速度已经明显变慢,而且显然也已经有了剧烈的体力消耗。

“因为……我曾经放弃太多东西了,所以……”

“现在不会!!”

凌羽俯身点地,再次冲向了马歇尔的位置。

凌羽睁着眼睛,瞬间,仿佛一切都变得缓慢,他能够感觉到排山倒海的危险感,但是却没有办法看清楚对方究竟会从哪个方向打过来。

这一次……又要失败了吗?

凌羽闭上眼睛,打算承受马歇尔的下一次进攻的瞬间,突然,他清晰地感觉到了一声水滴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另一边传来。

这是什么?

没有等凌羽反应过来,他突然感觉到,马歇尔如同潮水一样的危险感退了下去,只剩下了一道尖锐的红色光芒!

这是——

凌羽下意识地向后一仰,而下一个瞬间,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了马歇尔的拳头,擦着自己的脑袋飞了过去!

红色的光芒再次闪过,凌羽脚尖一点,闪向另外一边。

躲过了马歇尔的膝撞!

惊讶的表情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浮现在凌羽的脸上,他手中的匕首就下意识地刺入了马歇尔的身体,而后用力一划,直接横着切开了马歇尔的胸膛。

红色的光芒再次急促地闪过,凌羽千钧一发地压低身体,马歇尔的肘击直接擦着他的脑袋打了过去。

凌羽没有继续恋战,飞起一脚踹在马歇尔的腹部重新拉开距离!

整个攻击,凌羽没有被伤到一丝一毫!

“不可能!你……到底!怎么可能,你怎么做到的?!”

马歇尔后退数步稳住身体,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口,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,仿佛是无法相信一样,他甚至伸出手,摸了摸正在缓慢愈合的胸口的伤痕,直到感觉到了温热的鲜血和疼痛,才确定凌羽真的伤到了自己。

而此时此刻的凌羽,也是一脸惊愕。

他看到了马歇尔的动作,每一个,都清清楚楚!从危险的信号到攻击运动的轨迹,完全看到了!

为什么突然之间——

凌羽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,他转过身,看向趴在一边地上的婕丝,而同时,婕丝也转过头,看向了一旁的青年。

趴在地上的少女冲着凌羽伸出大拇指,“空洞”机械左眼发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。

而少女左半边的脸香蕉黄色上,已经因为排异反应而布满了眼眶中流出的鲜血。

凌羽点点头,深吸一口气,重新看向了马歇尔。

只是他不知道,此时趴在地上的少女,心中的惊讶已经彻底蔓延开来。

原本只有37%契合度的空洞,此时的契合度,竟然飙升到了94%!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...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