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释放自己秋葵

  

当时,新鸿基县令郑笋冷冷地说:“你身为一个海外商人,勾结地方官员私开石炭矿,可否当罪?”

创世煤矿股份公司郭勿语董事长笑了,说:“《大黎律法》,完全学于《大明律法》——《大黎律法》准许私人开矿,私人购买土地——而且,我与前任县令大人签了书面的合同,地方官员准许我在此处开矿——怎么能谈到勾结和私开呢??”

呵呵,新鸿基县令郑笋仰天长笑!

他心里道,啊呀,这个老家伙竟然能知道我《大黎律法》——不好对付了。

他接着说:

“好吧,我等先不提此事。

我且告诉你,现在是郑家家主认为谁有罪,谁就是有罪。那个前任县令犯的是贪赃枉法之罪,如果你能出个证言,此事便与你无关,你好好思忖一下——”

郭勿语董事长这时是一脸的平静,明白这是要自己出卖他的前任

只要出卖了那个前任,自己就没有事情了?

不是的——自己若是出了证言,自己就坐死了行贿之罪,分分钟钟会被他以《大黎律法》整死!

郭勿语董事长摇摇头说:“在下都不知道郑克县令的家在哪里,也是第一次来到鸿基县城,所以,不知道他的事情,如何出证言?!”

新鸿基县令郑笋真的有恼了,他背着手在官厅里走了几步,喊叫着:“郭勿语!你本是杭州人,是个商人,不要以为有了汉唐集团的身份证,就可以当挡箭牌!”

郭勿语董事长又摇摇头,满脸好生颜色道:“在下世代经商,从不做违法之事,焉能谈到挡箭牌三个字?!”

新鸿基县令郑笋这时冷笑着说:“我且不信,不做违法之事,你能富甲一方?!”

郭勿语董事长还是笑着说:“县令大人可以让人查勘一翻嘛!”

新鸿基县令郑笋已经狞笑了,说:“用不到你郭某人提醒!——这期间我可以留下你在这里配合我等的查验吧!?”

“啊!”郭勿语董事长有些怒了,说,“你要扣留我?!”

新鸿基县令郑笋看见他沉不住气了,终于得意地说:“配合查询而已,怎么能说得那样难听,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——”

他摆了摆手,上来两个差役,要“请”他进了一个小屋子里,等候查询。

郭勿语董事长挣扎着叫着,说:“尔等这是非法拘禁良民,按照汉唐集团的规定,你们会坐牢的!”

新鸿基县令郑笋刚要给他几句,告诉他这是大黎,别拿汉唐集团的法令来吓唬人!

这时,突然进来了一个郑氏军队的军官,正是那领着一千兵马的统领!

这个人算是郑氏家主的一名干将,名叫郑冲。

只听他说:“哪一个是郭勿语董事长?哪一个是郭勿语董事长?”

那两个差役听到了后,马上松了手。

郭勿语董事长一时高兴了,想,这是来人救我了。

他马上喊道:“这位将军,我便是!”

郑冲统领有些奇怪眼下的情况,但是他哪里管这些文官们的事情。

他握着腰间挎着的钢刀说:“你便是郭勿语董事长?”

“是,正是!”

“好,我告诉你一声,你外面的大铁车,我要了!”

这时新鸿基县令郑笋赶紧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郑冲统领不耐烦地推开他,说:

“知道的,他是汉唐集团的商人,我又不是要抢他的!十石米了,等你走的时候,我给你送上船,我老郑是个讲道理的人,说话算话!”

郭勿语董事长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一时无语,失神落魄地被两个差役“请”到了一个小房间里,他现在有些后悔了,弄不好可能还害了许多人。

他双手抱着头,坐在了椅子上,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,什么时候都是民不与官斗啊——

也许是他的贪心害了他,人心不足蛇吞象!

哪怕他蹲在汉唐证券公司的大厅里,天天炒股票,挣些小钱,也比现在好得多——

县衙外。

郭勿语董事长的司机都要气疯了,一群破衣烂衫的当兵的,要自己把十五马力大飞轮汽车开出一千里地外去,要去献给郑氏家主!

那个司机咬着牙说:“油箱里的柴油最多够用三百里地的,再远定是无法达到!你杀了我也开不出那样远!!”

有一个小头目看他的表情不像是伪装,便把手里的燧发枪递给旁边的人手里,说:“你打开油箱我看看柴——油是什么样子的——”

那个司机只能拧开盖子。

那个小头目真的伸手进去了,摸到柴油了,马上又缩了回来,闻了闻,真臭!

那个小头目斜着眼睛说:“木柴里能榨出这个油?我不信呢!”

那个司机咬着芭乐视频免费观看牙说:“不是,是石油里头的,你再问我,我也不知道了!”

“切,”那个小头目倒笑话起他了,说,“不就是从石炭里榨出的油嘛!我等统领的家里就有一盏烧这个油的灯,听说亮如白昼!”

众人正说着,郑冲统领又从县衙里出来了,冲着那个司机说:“我老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你的那个什么郭董事长答应把车子和你都卖给我了!好几十石米呢——”

那个司机对这样子的假话理都不理,马上问道:“我家郭董事长为何还不出来?!”

“啊,他摊上官司了,不关你事,他可能出不来了!”

那个司机脸色都变白了。

这时,那个小头目把柴油的事情说了。

那个小头目还马上学着那个司机的样子,打开了油箱盖子,让郑冲统领看。

郑冲统领买过汉唐集团的煤油灯,用过煤油。

虽然他晚上也不看书,但是升龙府里的有钱人家都买,他跟个风罢了,是比油灯方便。

郑冲统领真的明白了,说:“你看需要多少柴油能到升龙府?”

那个司机随口说:“油筒要装满一个后备箱了,煤海基地有。”

郑冲统领笑了,说:“啥煤海鸡地,鸭地的,都会是郑氏家的,这样吧,你回去取回来,到时候,我用大米买——我老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!”

他冲着那个小头目摆摆手说:“你带两个人,去帮助他装什么柴油——”

那个小头目高兴坏了,领着两个手下就跳上了车。

郑冲统领在他们出发时,还关切地问道:“看现在天色,你们行半路时天会全黑的,还能行走吗?”

那个司机说:“莫事,我有车灯——”

“车灯?你点开我看看!”

那个司机按了一下按钮,果然车头亮起了两道光柱!

哈哈,真是好物件!家主见了一定喜欢!

他们看着这辆铁车离开了自己的视线。

这辆车一进到鸿基县城时,就引走了郑氏士兵的注意。

他们带着两千名劳力入驻鸿基县城后,这里根本没有这样大的军营,他们只好散住在老百姓家里了。

当然,谁住好一点的地方,差一点地方,看谁有刀了,不过还真不是为了抢当地老百姓的,他们也忍了,全当成阵痛了。

当有士兵汇报郑冲统领时,他闲着无事就去看,这一看,就看到了,果然是好物件,家主定能喜欢,此物太有用处了。

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。

可惜,听说是汉唐集团的商人,那也不怕的,主家一年要在汉唐集团身上花去多少马票?要是山一样多了吧?!

绝不会为这样的小商人如何,但是,郑冲统领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这个铁车是买来的,那个什么郭勿语董事长也没有反对嘛。

郭勿语的司机认真地开着车。

那个小头目和两个手下在车里高兴坏了,真的,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他们是在飞啊!

当他们东碰西摸的习惯了后,天色黑了。

那个司机按下了按钮,两道雪亮的灯柱照亮了十米开外的地方!

啊哎,这真是神奇啊!

车上的三个人惊叹了——

这时,那个司机动手了。

他一肘就将自己旁边的那个小头目击昏了。

然后随手从身上的一个地方抽出一把匕首来,转身划破了后面一个士兵的脖子,然后把匕首插进另一个士兵的咽喉!

这个时候,他没有把那个方向盘,也没有踩油门。

因为这里是这一条路上最平坦的地方,他来的时候就知道。

十五马力大飞轮汽车自己停下了。

那个司机这时喘着粗气,闻着车内越来越浓的血腥气。

他打开了车门,下车后,一把拖出那个正在昏迷中的小头目。

他一边熟练地捆着那个小头目,一边自然自语地说:“老子这一辈子好容易安定下来,学了手艺,娶了老婆,都怀孕了!你们非逼我出手杀人!!”

捆好了后,他又去拖出后座的两个死尸,说:“非要死人了才行!好好地挣钱就是不干!!老子这个工作一个月就八千马票,你们非不让我挣上!!!

好,死去吧!!!!”

他把那两个尸体丢下了,也没有想着找个什么地方。

不行了,这个好日子结束了!

他坐着一具尸体身上抽了一根烟,他想自己去把郭勿语董事长救出来,他只是会杀人,会开车,挣马票的事情,还是郭勿语董事长行,他真心佩服。

在汉唐集团的管治下,真的,他就学了开车的手艺,别的没有用,确实过了一阵子好日子,但是,现在又完了!

一切都结束了!

他算计了半天,自己没有把握——其实主要是再回去,柴油就不够再跑回煤海基地了,再说郭勿语董事长那体形,自己无论如何也背着跑不远的!

还是现在回去吧,毕竟,地罗安保公司那些人还在。

他们中的一些人,能力在自己之上,还有怀疑自己出身的人呢。

他把烟头丢了,又把那个小头目丢到了车后厢里。

然后开着车回煤海基地了。

感谢黄金盟主guozhiyin、白银盟主书友ha1846、cmd19764、凌步虚、书友21170777的支持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